真寂寞全文阅读

2019-06-25 11:00:21 来源: 铜仁信息港

  峰。看‘毛.线、中.文、网  “师兄果然变了,都已经在宗门待了好多天了。”吕启明感叹着。  现在师兄在宗门待的时间越来越长了。  他有一个梦想,希望世界和平,师兄能够天天待在宗门,不出远门,可以天天看到。  当然,他感觉这个梦想,越来越近,应该很快就能实现。  这段时间,林凡待在宗门想着一件事情。  接下来该干些什么事情。  上界出现,他就不会伤害域外界的生灵。  毕竟,他是讲究的人。  “师兄,在想什么呢?”吕启明来到山峰之巅,看到师兄背负着手站在那里,来到身边好奇的问道。  “没想什么,就突然的有点不太高兴,不知道为什么。”  林凡琢磨着,想不明白,到底是什么情绪左右着他。  但不可能啊。  每天活的都好好的,很开心,怎么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  简直见鬼了。  吕启明瞧着师兄,这是他次看到师兄这样。  虽说师兄平时也会偶尔有这样的情绪,但可不会是这样,看来的确是有事情左右着师兄。  “师弟,你去忙你的,我想一会。”林凡说道。  吕启明本想陪伴在师兄身边,可见师兄这样,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只能离开,但离开的时候,多次回头,有点担忧。  “这是心魔作祟吗?”林凡嘀咕着。  如果心魔能够出现,会大吼,你特么的别诬陷人,老子没干这样的事情。  过了许久。  日月颠倒。  他就站在山巅上静静的看向远方的虚空。  某一天。  清晨。  林凡依旧站在那里,终究还是没有想明白,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绪。  他可以自我解决,十秒后,一切恢复到,就不会有这样的情绪存在。  但他很好奇,慢慢的感受着。  只是可惜。  他终究不明白。  “算了,不想了。”  林凡放弃,也许是脑子有点笨,想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朝着远方走去。  只是当抬脚,朝着地面落去时,就跟踩在了水面似的,一层波纹扩散出去。  周围的声音陡然消失,一切都变的宁静。  而这片虚空太过于虚假,如同湖面波动了一样。  “心魔,你一点都没长进,就连心魔幻境都做的如此粗糙,一看就知道是假的。”林凡遗憾道。  曾经给他带来很多乐趣的心魔,竟然越来越如此的随便。wap.  这还是心魔幻境嘛?  突然。  周围的环境发生变化。  在他的身后,有建筑出现,这是炎华宗,一模一样,没有任何区别。  而在前方,则是一片混乱的战场。  “这又要搞什么?”林凡疑惑,看不懂这来的莫名其妙的心魔幻境。  突然,混乱的战场里,有道惊人的声音响彻。  一道身影脚踏无边血海走来,“林凡,将你宗弟子交出来,否则所有域外界的生灵,都将为你陪葬。”  而在林凡身后,则是炎华宗的师弟师妹们。  “救命,我不想死。”  “救命啊。”  在无边血海里,一望无际,数不清的身影,都是域外界的人。  他们凄惨的嘶吼着,脸上堆满惶恐,还有求生的**。  “不交。”林凡没有犹豫,很是果断的回答道。  砰!  画面破碎,就跟镜面碎裂一样,化为一块块碎片漂浮起来,随后融入到虚空中,终消失不见。  “什么情况?”  林凡感觉很奇怪,心魔都是吃饱着撑着,没事找事吗?  突然。  情况再次发生  他的身边是老师,而在他的对面,则是一名女子,面容很模糊,看不清,但却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林凡,杀了你老师,否则就将你心爱的女人杀掉。”阴沉沉的声音从虚空中传递而来。  林凡面部惊讶,好像十分震惊。  “那好吧,你杀吧。”  他都不想多说什么,甚至都懒的跟心魔瞎耗着。  谁特么的不知道他孜身一人,到现在连个炮都没打过,更不可能有喜欢的人。  强者的路是孤单的。  不需要女人陪伴。  力量就是他心爱的人,在追寻力量的道路上,没有女人可以取代。  “心魔,你特么的够了,要不出现,一出现就弄智障的环幻境,能回家洗洗睡吗?”林凡开口骂道。  咔嚓。  心魔幻境开始破碎。  灰暗的空间里。  林凡专属心魔,一脸无奈,看着旁边那长的有些畸形的心魔道:“我都说了,没用的,他免疫所有心魔幻境。”  那迷惑林凡的心魔,没有脸,一片模糊,“怎么会这样,心灵不受迷惑,那么心魔幻境对他来说,就是虚假的存在。”  他们心魔强的能耐,就是创造心魔幻境,让对方认为所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  的心魔,就是在人睡眠中,创造幻境,逼真一点,真假难分,甚至都认为梦境里所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  而他这种高端心魔,创造出来的心魔幻境,那就是逼真到,根本就不会怀疑这心魔幻境是假的。  如果知道是假的,那么一切都将无用。  虚假是不会让人害怕的。  “放弃吧,别想了,他很恐怖,我身为心魔,都快被他弄出心魔。”林凡专属心魔无奈道:“我近没什么事情,你既然来了,那就多待一段时间。”  心魔是生灵,只是存在的特殊。  他们有自己的交友圈,更有自己的生活方式。  在没有迷惑对方的时候,他们都很普通。  眼前的情景恢复过来。  林凡对此表示遗憾,以前还想靠心魔,尝试一下为快乐的事情,但现在看来,心魔已经不行了。  偶尔趁着自己不注意的时候,还能玩玩。  平时根本就没任何玩闹的想法。  炎华宗山门口。  一大群身影出现。  “各位夫人,这就是炎华宗。”东阳帝漂浮在虚空,随后喊道:“哥,我来了。”  林凡准备去找老师好好聊一聊。  山门口那里传来的声音,却将他的想法给打断了,面色微微有些变化,这声音的主人好像有点熟悉,前段时间刚交流过,怎么会这么快又来了?  徐大炮是看守山门的弟子,此时看直了眼。  我的天啊。  怎么会有这么多美丽的不似人间凡女的仙女出现。  而站在前面的那名男子,却是让人羡慕嫉妒的存在。  “东弟,你怎么又来了?”林凡到山门口,一眼就看到东阳帝,不是才弄走的嘛,怎么还带了不少人过来。  都是女人。  还很漂亮。  气息也很强。  世界境,甚至还有主宰境。  这莫非是察觉到不对劲,又或者是想来硬的。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倒是有点求之不得。  将东阳帝弄死,就能慢慢的放烟花。  近宗门比较冷清,有烟花助兴,也会让师弟师妹们开心一点。  “大哥,弟回去之后,思来想去,总是睡不安,才明白,原来是想大哥了,所以就带着媳妇们,一起来看望大哥了。”东阳帝感叹道,说的跟真的似的。  “你们都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见过大哥。”  东阳帝能在主宰里混出名堂,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瞧瞧这。  攀上关系,立马就往上爬。  哪怕林凡想打死对方,也下不了手。  终究还是太善良。  “大哥好。”东阳帝的媳妇们开口了,这片天被女声包围。  声音很好听。  周围的男弟子们的心都软了,太酥,真是羡慕这样的男人。  林凡短暂愣神,陷入懵神状态,随后反应过来,“嗯,弟妹们,真好。”  他还能怎么说。  “来都来了,那就进来吧。”林凡说道。  东阳帝来到林凡身边,笑着,朝着里面走去。  他的媳妇们,都好奇的盯着林凡,心里各自有着想法。  在没有成为东阳帝的媳妇前,她们都是各大势力的天骄女子或者本身就是奇女子。  聪慧的很,心思缜密。  她们在传音。  “这就是夫君认识的域外界土著,看上去好像不怎么样啊。”  “妹妹,人不可貌相,夫君能放下身段认这土著为大哥,那自然是有道理的。”  “大姐都没有说什么,肯定是从夫君那里知道什么。”  东阳帝带来一百位媳妇,分为好几个派系,每个小派系就是一个团体,都在相互交流着。  她们没感用神识交流,而是用特殊的方法交流,确保不会被人截听。  “大哥,看到我来,有没有很激动?”东阳帝自来熟,就好像是跟林凡很熟悉似的。  林凡想一脚踹死东阳帝。  说啥呢。  谁特么的想你啊。  一名弟子在远方追着,一粒丹药在地上滚动着,这枚丹药滚动到林凡面前。  林凡本想捡起丹药,可是东阳帝抢先一步,将丹药拿起来,准备和和气气的还给追赶丹药的弟子。  毕竟是大哥的宗门,那他肯定得友好一点。  只是,当看到这枚丹药时,他的眼中闪烁着一丝诧异的光芒。  “孽运丹!  “大哥,这丹药是谁炼制的。”东阳帝问道。  “我宗炼丹师炼制的,怎么了?有问题?”林凡倒是没有想那么多。  东阳帝沉思片刻,随后摇头,“没有,只是似曾相识,这种丹药是曾经一位故友丹药,好久没见到这丹药,却没想到在这里见到。”  林凡笑着,“是嘛,这丹方还是我带回来的,看来这丹方可能是你故友的。”  “师兄,好。”那追赶丹药的弟子来到林凡面前,恭敬道。  “嗯。”林凡点头,将丹药从东阳帝手里拿来,递给师弟,“以后不要太急,去吧。”  “是,师兄。”弟子接过丹药,快速离开。  东阳帝看着那离去的身影,若有所思。  “东弟,怎么了?”林凡笑着问道。  “没什么。”东阳帝笑着。  只是这笑容中,却有着疑惑,还有震惊。  他很想说。  那位假装是自己故友的存在,从不会留丹方。  

惠州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遂宁治疗癫痫专科医院
漳州的医院专治白癜风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