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漫之旅途

2019-06-24 22:33:57 来源: 铜仁信息港

<div>尖叫声在幽静的林子中格外清晰,叶瑜很清楚那是谁的声音——那是来自于小翠的。“该死!”叶瑜剑眉紧蹙,看着周围步步紧逼的百鸟刺客,他心中不由得懊悔起自己来。倘若不是自己一时兴起出了城外,百鸟刺客哪里能这么容易得手;如果不是自己太过自信,认为姬无夜不会这么快动手,又哪会送上门来呢。手臂上的伤口被拉扯着,鲜血泊泊流出,疼痛叶瑜还能忍,但时间一长,手臂的灵活性必然会降低。一直抱着小文,对左臂的负担极大,鲜血因为用力而更加喷涌。叶瑜还能坚持多久,他自己也不知道。小文咬着嘴唇,被叶瑜的鲜血刺激得已然流泪,她哭泣道:“主人不要管奴婢了,奴婢只是一个拖累。”如果抛下小文,叶瑜能够脱身的几率起码要再提高三成。叶瑜闻言只微微一笑,这并非小文的过错,而全在于叶瑜,何以要她来为叶瑜的过错买单。叶瑜不想“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的情况发生。他只是低低的说了一句:“抱紧我,闭上眼。”小文一怔,眼角滑落一滴泪珠:“主人……”“我不确定我究竟是否应该还活着,或许我早应该死了。”叶瑜目光平静如水,仿佛此刻被围杀的根本不是他一般。“直到今天,我仍然不知道我背负的使命是什么。”他淡然笑着,道,“也许有一天我会无可避免地死去,但那应该是我弄清楚我使命,将一切债务偿还,返回故土,了无牵挂之后。”“而不是今天。”眼前的百鸟刺客,皆为精锐,境界都是境界的高手了,配合之下,即便是叶瑜这个五气朝元境界的也讨不到多少好。这不是小说中的仙侠,高出一个境界就如同相隔天堑。武者到底还是**凡胎,先天境界之上差距还是挺大的,后天境界下,也有过内力全无的家伙依靠一手砍柴刀法,将高手砍死的。毕竟这又不是那个大喝一声“剑来”,再入陆地金仙的世界。百鸟刺客皆缓缓调整站位,叶瑜在争一个喘息的机会,他们何尝又不是呢。不少百鸟刺客面露钦佩之色,眼前的少年不过是十几岁而已,但一身修为却是比他们还要高出不少,错非今天人足够多,他们也不敢保证自己能否在这少年剑下活着离开。白凤漠然而立:“乱世之中,生命只有靠手中的剑才能维持下去。”叶瑜嘴角微微上扬,真气疯狂涌动起来,剑刃之上氤氲着金色的真气,煌煌如神兵现世。“那你看看,我到底有没有这个资格了。”这一刻,真气彻底沸腾了起来,五气朝元境界的威势毫无保留,梦蝶之遁可以再次使用了!“喝啊!”叶瑜爆喝一声,重重踏地,脚踏七星,直接锁定近的一名百鸟刺客,细剑携带着金色真气,太虚剑法破空而去。“吓!”那名被盯上的百鸟刺客浑身一震,一种无法躲避的无力之感涌上心头,困兽之斗,令人惊惧,何况人乎!“噗嗤!”甚至没来得及反应,被扬起的细剑带着剑色真气在空中划过数道优美的弧线,胸甲破碎,那名刺客的手腕、胸膛,甚至是背后都中了一剑。手腕一松,兵刃掉在地上,这名刺客无力地倒在地上。而周围的百鸟刺客也不是吃素的,就在叶瑜得手的那一刻,一柄柄短刃如同被磁铁吸引,追寻叶瑜而来。包围阵型已经被拉扯变形了,由圆形变成了一个月牙。第八十三章 二十七处伤口--&gt;&gt;(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包围阵型已经被拉扯变形了,由圆形变成了一个月牙。叶瑜嘴角微微上扬,白凤看得真切,正要大叫不妙,却已经晚了。“蓬!”金色真气如同决堤江水一般奔流而出,一只只蝴蝶从真气河流内振翅飞出,在空中划出一个个完美的蝴蝶,越过百鸟刺客们的躯体,在他们后面凝聚成了一个人形。正是带着小文的叶瑜。梦蝶之遁的神奇之处还在于除了施法者,还可以带上附近的人一起位移。“不好!”百鸟刺客们心中升起一丝凉意,来不及反应,叶瑜剑刃一抖,太虚剑法再度使出,剑影不断闪现在密林之中。刹那间,白凤仿佛可见天地混沌,盘古持斧以分阴阳。混沌寂灭,天地初开。清风细雨,清泉卵石。雾霭山岚,遥山隐隐。种种景色幻灭,唯有剑光微寒,中间金色残影。“噗嗤!”一声声剑刃切入肌肤的声音在密林之中响起,血液飞溅,叶瑜如同一只蝴蝶穿行在百鸟刺客之中。一个个百鸟刺客逐渐倒地,鲜血染红了地面上的枯草落叶,叶瑜身上也多出了一道道伤口。但他仿佛一个机器人一般,不知疲倦,不知疼痛。太虚剑意逸散开来,每次剑刃挥舞,必定有一名百鸟刺客倒下。短短几息之间,二十多名百鸟刺客只剩下几名还站着,那些倒地的刺客,很大一部分都是背后中剑,不得不说极为讽刺。“铿锵!”刀剑碰撞,发出金石交错之声,白凤被震得后退数步,叶瑜脸色一白,鲜血躁动,涌得更加疯狂,整个人如同血洗了一般。持剑而立,宛若一尊来自地狱的战神。叶瑜喃喃着:“二十七处伤口……”只是站着,伤口就已无时无刻不传来剧痛,就好像整个人不断从四楼跳下来,砸到地面一般。更遑论叶瑜始终要保持着灵敏的步伐。白凤也不太好受,只是与叶瑜交手几招,就已浑身血气翻涌,不得不说,这个少年太强了!白凤目光有些冷冽,倘若这个少年不死,日后他要面对的恐怕是一名极为恐怖的剑客的报复。旋即,白凤不由得一笑,若这个少年不死,那么他自己必然已经死了。只是到时候,姬无夜能够承受住这个少年的报复吗?叶瑜的情况很糟糕,他运气真气压制着伤口,必须尽快去看看焰灵姬她们。“现在,我很生气。”他目光幽冷如同万载寒潭,冷冷道,“倘若不想死,就赶紧给我让开,不然……”叶瑜一甩剑刃,剑上的血洒在一棵树上。“死!”

郴州哪家治牛皮癣医院好
漯河治癫痫病哪家专科医院好
威海癫痫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