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到未来喜当爹 第167章 两世哥们

2020-01-17 19:04:12 来源: 铜仁信息港

去到未来喜当爹 第167章 两世哥们

“陈总,那可以开始了吧?”楚雄州笑着问。

“嗯。”陈哲铭点头说道。

说完,麻将桌旁四人伸出手来,将桌上麻将打乱,在自己面前砌长城。

久华会所里并不是没有电动麻将桌,但楚雄州为了证明自己没有做任何手脚,就不采用电动麻将桌,四人对赌局也变为手动洗牌。

“二筒。”

“三万。”

“碰……”

趴桌上,四人你来我往大杀四方,麻将碰撞之声不绝于耳,看那局势,明显是楚雄州这方的杜老头很有气势。

“不好意思,我胡了。”

杜老头一把将面前麻将推倒,展示给其他三家查看,说罢,他还得意对着自己下家,那先前在轮盘桌上,把自己搞得很狼狈的青年瞪了一眼,这样子要多欠揍有多欠揍。

“哎呀。”

陈哲铭一把将手中的牌推倒,他朝着那青年看了一眼,却发现那青年对他无奈的摇了摇头,那表情好似在说,他已经尽力。

一旁众人,见牌桌上这四人定输赢之后,并没有算输赢,而是直接洗牌,他们是一脸好奇,但碍于牌桌上的人物是他们可望不可及,没有一人敢开口询问。

第二轮牌局开始不久之后,杜老头又把面前麻将一摊,嘚瑟的说:“不好意思,我又胡了。”

“哈哈哈。”一旁的陈哲铭干笑着,如今五局三胜,已经让楚雄州赢了两局,再这样输一局下去,自己可就真的输了。

陈哲铭笑完,朝着那青年看了一眼,那青年擦了一把脸上的汗,投给了陈哲铭一个歉意的眼神。

随着第三把开始,这一把可以说是一局定输赢,陈哲铭面色不好的摸着牌,而那杜老头依旧是一脸淡定的笑意。

一旁的徐帆,见陈哲铭沉着一张脸,虽不知道他与楚雄州的赌注是什么,但作为上一世的好哥们,徐帆还是选择帮助他。

借着陈哲铭被灯光拉长的影子,徐帆顺利将暗影送入陈哲铭影子里,在通过麻将桌的阴影进入杜老头的影子。

徐帆借着暗影的‘上帝视角’把杜老头从头到脚打量一个通透,连对方鞋底都没放过,没见他在身上藏牌换牌,找不出一点毛病。

徐帆不信邪,将‘第三视角’切换成‘第一视角’后,就跟随着杜老头的视野,注视他眼前的一举一动。

很快,牌桌上轮到杜老头摸牌,徐帆借着杜老头的视角,见他摸起麻将时,先用大拇指紧紧盖着牌面,再微眯双眼瞄着麻将。

这一切再徐帆眼里,都显得正常,可杜老头眯眼之后,徐帆发现他微眯眼睛的那个瞳孔,视乎是像装了望远镜一般,视力瞬间好了不知多少倍。

杜老头借着这一加成,视线直接落在他上家陈哲铭身后,不远处站着的一人身上,那人穿着件带纽扣的上衣,杜老头借着他胸口处那光洁纽扣的反光,一眼就将陈哲铭手中麻将给打量个通透。

杜老头眯着眼,再转头看了眼下家青年,他身后同样有一身穿带有纽扣上衣的男子一眼,紧接着把摸出来的那麻将直接丢在桌上,嘴里说:“六条。”

见杜老头一脸运筹帷幄的怡然自得,陈哲铭与那青年皆是一脸凝重,而发现杜老头秘密的徐帆,这才焕然大悟。

难怪哲明兄先前驱赶围观赌客时,楚雄州他会阻止,原来他另有安排。

如果是陌生人,徐帆发现杜老头出老千,他也懒得去揭发,但那人是陈哲铭,他的好哥们,徐帆就不能置之不理。

徐帆走到陈哲铭一跟班小弟身后,在他一脸疑惑的目光中,将脑袋凑到他耳边耳语一番。

那小弟听完,对徐帆投了一个感激的眼神后,就抬脚朝着赌桌边上的陈哲铭走去,将徐帆刚才所言转达给陈哲铭。

陈哲铭扭过脑袋,朝徐帆看了一眼,他自己也无法相信徐帆之言是真是假,于是让小弟将这些话,再传达给他对家青年。

青年听了小弟的讲述,顿时豁然开朗,他对着牌桌上的其他几家告罪一声,就朝着自己身后那名身穿夹克衫的男子走去。

“你…你看我干什么啊?莫名其妙,我走不行吗么?”

那男子见青年不怀好意的看着自己,心里有鬼的他,转身就想开溜,而陈哲明四散在周边的小弟岂会让他如愿?

那男子还未挤出人群,就被两个大汉夹在中间,扭送到青年面前,青年伸手掰下男子夹克衫的纽扣,借着灯光仔细看了一眼,再走到陈哲铭身后低语一番。

陈哲铭听完,他那张脸顿时入锅巴一般黑,他将手中纽扣砸在麻将桌上,冷声说道:“楚雄州,你这是什么意思?”

“这能是什么意思。”

楚雄州嘴里故作镇定的说,但从他脑门溢出的一丝冷汗可以看出来,他内心并不像表面那般平静。

“这特质的凸面纽扣你可能不懂,我想这位老先生应该知道些什么吧。”

陈哲铭将纽扣丢在杜老头怀里,那青年见陈哲铭这个动作,也明白陈哲铭的意思,伸手就掐着杜老头的脖子,在他眼眶捣鼓一阵后,取出一片如隐形眼镜般的透明物体。

将东西取出之后,青年将痛不欲生的杜老头丢在地上,高举左手,将杜老头作弊的证物向众人展示。

虽然围观人群不明白这隐形眼镜,与那劳什子凸面纽扣有什么关联,但他们也能看明白杜老头出千被抓,众人发出一阵唏嘘之声。

楚雄州露出马脚后,挥手让手下将躺在地上,捂着眼睛哀嚎的杜老头拖走,面色羞臊的看着陈哲铭,一股话噎在喉咙里,怎么也吐不出来。

一旁充当说客的蛇爷,见陈哲铭这般目中无人,竟然在他面前指挥小弟出手伤人,面色不喜的教训了他几句。

陈哲铭听了,压低着火气,闷声说道:“蛇爷,我陈哲铭再叫您一声蛇爷,不是我陈哲铭输不起,而是楚雄州他使诈,您也别拿您那老前辈的身份在我面前吆五喝六。

如今不是八十年代,我看得起你,叫你声爷,你也别太把自己当根葱了,今天我给你个面子,咱就在这点到为止,楚雄州这些账,我改日再来算!”

陈哲铭面带薄怒对蛇爷说完这句话,转身对着跟班小弟道了声:“我们走!”后,带着他们,朝着徐帆方向走来。

“多谢小兄弟提醒。”陈哲铭率先朝徐帆伸出手来,微笑的说:“我是豪情娱乐陈哲铭。”

徐帆伸手与陈哲铭握了握,自我介绍道:“徐帆。”

“噢。”陈哲铭听闻这熟悉的名字,不禁认真看了眼面前年轻人,可让他失望的是,面前并不是那张让他熟悉的面容。

徐帆见陈哲铭呆呆看着自己,他脑子也没多想,如曾经二者相处时,握起拳头对着陈哲铭胸口,不轻不重的捶了一拳,笑道:“愣着干什么,走啊。”

徐帆捶完这拳,就发现陈哲铭身后的跟班小弟看自己的眼神隐隐有了股怒意,他这才发现如今自己身份已不是陈哲铭故交。

正当徐帆一脸尴尬时,陈哲铭却如没发现徐帆的无理一般,伸手搂着徐帆肩膀,就朝赌场外头走去,嘴里还说着:“凡仔,走,晚上我请你唱歌。”

徐帆若有所思看了眼满脸追忆神色的陈哲铭,这厮不会把自己,幻想成曾经的徐凡了吧?

海南医学院附属医院怎么样
宝鸡市口腔医院预约挂号
青海哪家治癫痫病专科医院好
梅州白癜风如何治疗
银川著名白癜风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