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大玩家 524、乞丐!乞丐!(第二更)

2020-01-15 16:14:42 来源: 铜仁信息港

我是大玩家 524、乞丐!乞丐!(第二更)

到了周六下午的时候,一辆辆豪车就从中戏的校门之外开了进来。

其实中心平时也有很多这样的车进来接女学生,有人说中戏的环境更加干净一些,事实上这种情况哪里都会有。

有些女孩也不是直接给别人当小三了,许多都是富二代们合理追求到的,事实上富二代也不全是玩弄女性的人。

这事怎么说呢,不能全盘否定,见仁见智了。

不过今天是周六,许多学生都知道这些车可不是来接女学生的,而是来看黑匣子剧场里表演的。

不少学生将羡慕的眼光投向那个中戏里最小的剧场,他们知道如果今天晚上有人表现出彩的话,恐怕又会有人被某某导演、某某明星工作室看中。

然后就是一条比一般同学更加耀眼的路途摆在他们的面前。

“张导的车!张导今天也来了!”有些有经验的学生连谁的车是什么样的都记住了。

任禾看着一辆一辆豪车从身边路过,他还真的在一辆车里看见了张导的身影,不过他也没打招呼,对方来之前也没给自己打不是,那就别往上凑了。

不是说张导不给他打就是不重视他,而是这世界上,每个人都有每个人自己的事情,人家来黑匣子看戏剧兴许就是为了放松,不想有什么交际呢。

就在豪车们往校园里开的时候,任禾匆匆赶向校门口,到了门口之后正好看到杨夕带着墨镜和口罩站在门口,手里拿着两杯奶茶,还有一大堆零食,甚至还有一个鞋盒……

杨夕笑意盈盈的把东西一股脑塞给任禾:“沉死了,奶茶是刚刚来的路上买的,我还回家换了一身衣服,方叔王婶问我们晚上回不回去住,我给他们说过了,回去,让他们帮忙准备点夜宵。不过咱们要是11点之后还没到家的话,他们就不用等了。”

“这双鞋是我路上看到的,你现在的鞋都是去年的了,我看到喜欢的就给你买了,戏剧什么时候开始呀,你演的乞丐什么时候上场?”杨夕嘟噜噜说了一大堆,兴许是好几天没见任禾了,有点想往任禾身上腻歪。

任禾拉着她就往学校里面走:“先带你参观参观我们学校,你给我买的鞋,咱四合院的衣橱都快放不下了,你给自己也多买点东西啊。”

杨夕苦恼的歪着头:“我自己不知道买什么,好像什么都不需要。”

“等会儿台下看我演出的时候不要笑场,”任禾交代道:“等我演完咱俩一起回家,我那个角色嘛……全程都在场上……”

“全程?”杨夕愣了一下:“你开玩笑的吧,戏剧是这样的吗?其他人也是?”

“只有我是……”任禾都不知道怎么解释,自己就是一个背景乞丐啊!

走路上的时候杨夕还非要拉着任禾一起拍照,两个人就像是一对普通的大学情侣一样,只是杨夕带着墨镜和口罩。

没人把杨夕往那个唱歌的杨夕身上联想,刚刚过去那么多豪车,谁敢相信杨夕就是这么平易近人的走进来的?

正在任禾带着杨夕校园里闲逛的时候,张明已经被学校领导给领进黑匣子剧场了,他们一行人也没去办公室,直接坐在黑匣子剧场观众席的最前排聊天。

“张导新的电视剧什么时候开拍?”陈达跟张明是老熟人了,当初陈达也是在张明的电视剧里成名的。

“还有两个月的时间,老周前天刚去陕北处理事情了,他是制片人嘛,得等他回来,”张明笑呵呵的说道:“没给你添麻烦吧,把你的主角给挖走了,话说你找到替补的人了吗,今天的主演还是郑义吧?”

“今儿郑义是不上了,我让他专心准备你给他的剧本,现在的主演是一个大三的学生,演技还挺不错的,是他们那一届的佼佼者,就是以前演乞丐的那位,”陈达解释道。

“奥……那我就知道了,不过……他好像撑不起来乞丐的那个角色啊,”张明诧异道。

张明这种行家一眼就能看出来陈达这整部戏剧里的薄弱环节,本身这部戏剧就是借着金钱讽刺社会各个阶层在面对金钱时的丑态,无人例外。

只有那一个乞丐有点骨气,最后的戏份中如果那个乞丐能够演出彩来,那一定是画龙点睛之笔。

可惜了,陈达没有找到这样能够撑起角色的演员,所以整部戏剧虽然已经足够精彩,但还是差了那么点意思。

也正是张明一直在关注这个角色所以也就知道那位学生的水平,今晚这部戏剧好看归好看,但他没打算挖谁。

说白了,没人值得他挖。

结果陈达神秘一笑说道:“张导,今儿晚上就让你看点不一样的东西,主角换了,我们这戏剧里演乞丐的也换人了!以前是主角演技比乞丐好,这纯属无奈之举,但今晚可是乞丐比主角好,你看之后可别先忙着挖人,我下个月就要带队出国巡回表演了,回来之前他必须还在我这团队里。”

陈达这算是给张明打打预防针,因为他知道这个乞丐的演技绝对能进张明的法眼,可是他团队里现在又不能缺了这么一个人,所以有必要跟张明提前说说。

“哟,”张明笑呵呵的看了旁人一眼:“你们看看,这陈达当初在我手底下的时候可不敢这么跟我说话,现在硬气了,我倒是要看看你的这位乞丐有没有你说的这么好,合着你就觉得,我看了这部戏剧,就一定会挖他?”

“你看看就知道了,”陈达说完后就保持着笑而不语的神色,纯属想要装逼的尿性,手底下出了个优秀人才,自己脸上也有面子啊。

张明也不追问,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就知道了,他转念一问:“对了,你们表演系今年有个新生叫做任禾你知道吧,他表现怎么样?”张明这时候还惦记着任禾呢。

结果陈达愕然了,他愣了一下说道:“他就是今晚的乞丐……”

北京丰益肛肠医院王明盛
徐州市中医院
长春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好
海口癫痫病医院费用
苏州治妇科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