嫖宿罪废除阳光照进了现实

2019-08-16 16:57:51 来源: 铜仁信息港

核心提示:8月29日,刑法修正案九(草案)经全国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即将实施的刑法修正案将嫖宿 罪废除,对性侵十四岁以下 的行为均以强奸罪论处。

    8月29日,刑法修正案九(草案)经全国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即将实施的刑法修正案将嫖宿 罪废除,对性侵十四岁以下 的行为均以强奸罪论处。

   嫖幼罪在立法上一直有存废争议,因此在对刑法修正的过程中,立法部门也经过反复 权衡 :尽管在草案一审二审中都对嫖幼罪予以保留,但在三审中却决定废除。

   设立十八年的嫖幼罪废除为何那么难,它的 被废除 对 性权利的保护是否可以使阳光照进现实?

因保护 而设立

   嫖宿 罪首次出现在1986年施行的治安管理处罚条例中。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打击卖淫嫖娼行动中,有部分 牵涉其中,但组织卖淫者大多隐瞒 真实年龄,使涉案人员可以借不知道对方是 的 借口 ,逃避强奸罪处罚,只接受治安处罚。

   而在1997年刑法修改时,将嫖幼罪单列出来,写入刑法修正案。

   不过,嫖幼罪的设置虽与强奸罪并列,与强奸罪有着不同的立法用意。从所属罪章看,嫖幼罪归属于《刑法》分则第六章 妨害社会管理秩序 ,是从维护社会道德风尚以及规范社会秩序出发而设立。从量刑而言,嫖幼罪的量刑为五年至十五年,在量刑起点上高于强奸罪。其初衷就是为了严厉惩罚性侵 行为,更好地保护 。中国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教员曲新久及有关专家认为,嫖宿 罪法条虽完全符合强奸( )罪的犯罪构成,但它是从保护 性自主权和社会管理秩序两个方面出发,因此嫖宿 罪量刑更重, 实践中强奸也不见得判这么重 。

法理上的争议

   尽管立法有意对性侵 加大刑罚,但嫖幼罪在实施过程中遇到了 尴尬 。 1997年以前,性侵 一律以强奸罪论处,刑法修改后,对于与 发生的性行为,涉及到刑法第2 6条中规定的强奸罪(奸淫 罪)以及第 60条规定的嫖宿 罪。

   刑法规定的这三条罪名有不同的立案标准及刑罚力度,而在对 性侵行为的实际判案中,情况也变得复杂了许多。

   一名代理过嫖幼案件的律师告诉记者,嫖幼罪是对 性权利的侵犯,这点有别于对已成年妇女的强奸行为。同时,在 嫖宿 过程中,行为人支付了金钱或者其他物质利益的对价。而在此前,强奸罪(奸淫 罪)对于 是否主观愿意是不加区分的,而嫖幼罪更针对于打击与 发生的 易 行为,这是嫖幼罪与强奸罪(奸淫 罪)的不同。

   对于不同罪名的设置,上海市翟建律师事务所专职刑事辩护律师张培鸿曾撰文称,将涉及 的不同侵害规定在不同的罪名中,遵循的是罪刑法定与主客观相统一的定罪原则。

   两者的不同还体现在量刑轻重。普通嫖宿 罪一般在五年到七年内量刑,在嫖宿多人多次的情况下可酌定增加刑罚量。强奸罪起刑是三年,对奸淫 者则要从重处罚,可判死刑。

   经记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查阅,从201 年到2014年全国范围发生的嫖宿 有关案件中,判处嫖幼罪或强奸罪的都有。还有人对收集的百余件嫖宿 案件及非暴力、威胁手段奸淫 的强奸案件进行了分析比较,发现嫖宿 罪案件的判刑普遍重二至三年。

   张培鸿表示,嫖幼罪起刑就是五年,就一人一次的情形来讲,刑罚力度更重些。另一方面,尽管强奸罪可处死刑,但是嫖宿 如果造成严重后果,比如造成 死亡,应该也可以适用诸如故意伤害或者杀人的罪名。

   但也有更尖锐的观点认为,嫖宿 罪与基本的性侵犯罪强奸罪相关规定冲突。刑法规定 奸淫不满十四周岁的 的,以强奸论,从重处罚 。但嫖宿 罪却在这个基本规定上开了一个口子,加上一些地方在执行过程中的违法违规,造成一些奸淫不满14周岁 行为无法得到应有的处罚。

变了味的实施

   近年来一些曝光于公众的案件,引起了更大范围的针对嫖幼罪实施效果的争议。

   在媒体报道的四川宜宾 局长花6000元买处案 中,警方初认定结果是,因嫌疑人卢玉敏不知道对方是不满14周岁 而嫖宿,不构成犯罪,决定对其给予行政拘留15日并处罚款5000元。无独有偶,云南省富源县法院法官杨德会涉嫌强奸和嫖宿 ,一审中法官也以不知对方是 而判其无罪。

   在案件审判中, 一些明显属于强奸性质的案件被作为嫖宿 罪处理 。北京众泽妇女法律咨询服务中心副主任吕孝权指出了其中怪相。还有人指出,嫖幼罪量刑轻,不能起到打击性侵 恶行的目的,反而是开脱罪行的借口。

   此外,记者查阅中国裁判文书网发现,2014年以来,发生在各地与嫖幼罪有关的案件,也多对服刑人员进行假释或减刑。减刑时间在一年左右。

   为什么嫖宿 案件会一再成为敏感词,甚至出现同罪不同罚, 情大于法 权大于法 的现象呢?

   200 年,法曾作出司法解释: 行为人确实不知对方是不满14周岁的 ,双方自愿发生性关系,未造成严重后果,情节显著轻微的,不认为是犯罪。 此解释受到律师和公众的强烈质疑,7个月后即被通知 暂停执行 。

   此外,在审判中,法官有一定的自由裁量权,如果滥用审判权,就会使得量刑失衡,无法公正判决。

   一方面是有权有势掌握话语权的官员,另一方面是身心未成熟的 ,难免引发人们对为官者暴行的痛恨以及对受害 的同情。公众的 吐槽 不是杞人忧天,而是因社会秩序及法治环境而引发的合理担忧。

   此前,一封由妇女组织写就的《刑法修正案(九)修改建议》建议废除嫖幼罪。主要执笔者、公益律师李莹表示,嫖幼罪承认了与 易的存在,认定行为人是 嫖客 ,等于把 贴上 标签,是对 的 污名化 。另一方面,对 进行区分,并实行差别化保护,也违背了我国的立法逻辑以及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中的 儿童利益优先 原则。

   公众不满有情绪化大于理性的一面,但是也揭示了嫖幼罪名背后所含法律震慑力不够。 嫖幼罪罪名所表达的道德谴责性,远不如奸淫 罪罪名。 曲新久表示。

废除后 遗留 的法律问题

   那么,废除嫖幼罪是否就堵上制度留下的 后门 了呢?在曲新久看来,若废除嫖宿 罪罪名,也可能产生新的问题,就是刑事处罚没有加重反而轻了。他举了个例子,四川一县级法院在某性侵 案件判决中没有适用嫖宿 罪罪名,而以强奸罪定罪,判处行为人四年有期徒刑,量刑轻于嫖幼罪,其合理性大有可疑。

   他认为,性侵 案的种种乱象,并不能简单通过废除一个罪名而全部解决。

   英美一些国家,为了有效地惩罚侵犯 性权利的犯罪,从证据法上采取严格责任原则。201 年10月2 日,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关于依法惩治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的意见》在一定程度上借鉴了严格责任的立法经验。也就是,不论行为人是否明知与其发生性关系的对象是 ,只要与 发生性行为,就一律构成强奸罪。

   为加重对侵犯 行为的惩戒,吕孝权建议将 对幼儿的性侵犯罪 独立出来,在刑法分则第四章 侵犯公民人身权利、民主权利罪 中增设专节规制,并根据情节的不同设置不同的刑档。

   曲新久指出:而罪名的完善,终还是在于保护 人格尊严及性权利。废除嫖幼罪只是名义上避免对 的 污名化 ,而真正 洗清 人们对受害 的偏见、歧视,避免 二次或三次创伤,不仅要在罪名上去除 歧视 ,还要通过制度性的安排,比如不公开对未成年人案件的审理、对裁判文书匿名处理、审判档案保密、封存等来实现。

   吕孝权认为,归根到底,还是要重建地方保护 的社会机制,加强伦理约束、家庭社区的庇护,在这方面,政府、教育、家庭、社区、法律,没有谁能逃避保护孩子的责任。

成都看甲亢哪个医院好?
假体隆胸安全吗?_4
过敏性哮喘的症状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