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健康

钱荒煎熬中小企业

2018-12-07 05:13:41

钱荒煎熬中小企业

缺钱,已经成为不少中小企业生产经营中面临的十分紧迫的问题。去年以来,苏浙沪等地一向生意兴隆的中小企业突然发现,销出去的商品回款时间明显延长,企业资金周转的速度明显减慢,本来就难申请到的银行贷款已经几乎不可能贷到 我们现在是在过冬,就看能不能熬过去。一位从事箱包贸易的上海民营企业主对说。

面对钱荒,中小企业处在备受煎熬的十字街头。

多数中小企业在死扛

在长三角地区,中小企业的蓬勃发展,一直是当地经济运行的活力所在。长期以来,我们浙江本地人基本上没有失业现象,而且还吸纳了大量外来的打工者。为什么?还不是因为我们浙江的中小企业发展得特别好。浙江省丽水市的一位政府官员对说。但是,现在浙江很多中小企业主担心的问题就是资金。

浙江一家不愿具名的企业主告诉,资金紧张是公司面临的主要问题。他分析说,两方面的原因导致了这一状况的发生。一是生产成本的上升。电费上调、工资上升、煤价上涨,今年都一齐袭来,使目前的生产成本与去年相比有了大幅度上升,但是又不能将所有成本都通过价格上涨来弥补,因为国内的许多企业都对价格十分敏感,大幅涨价会失去很多客户。,只好企业自己死扛。

二是货款回收的难度增大。因为公司的客户大多都是中小型企业,他们今年的经营状况较往年相比都有所下降,这样一来公司收款难度就大于以往了。他举例说,以前广州客户的货款一个月以内就可以收到,但是现在往往要等上两三个月才能到账。人家也不是故意拖欠货款,实在是大家都很艰难。还是两个字:死扛!

显然,死扛肯定不是问题的解决之道。一家股份制银行杭州分行的副行长告诉,自去年12月底以来,该行平均每周有一到两家企业还不起到期的贷款。而这种状况在杭州银行业内并不鲜见。现在中小企业普遍面临资金短缺的难题。这位副行长说。

不借钱是等死,借钱是找死

现在不借钱是等死,借钱是找死。苏州昆山的一家电脑零部件企业的财务负责人对说。采访中我们发现,这种融资两难的困局在多数中小企业都有体现。

不少企业主反映,不融资借钱,企业是慢慢地熬,熬过了就能活下去。如果熬不下去,资金链断裂,企业只能关门。如果融资借钱,无非是两个渠道,要么向银行借,要么民间融资。不管是银行贷款还是民间融资,现在的借贷成本都让企业难以承受。这位负责人说。

江苏银监局的一份调查显示,去年以来,企业的借贷成本大幅上升,银行承兑汇票贴现率从2007年初的2.3%上升到年底的9%,目前仍处于5%以上的高位。2007年6次加息使得一年期贷款利率从6.12%上升到7.47%,上升了22%。优惠利率基本取消,并且加收了一些费用,如大多数银行开始向企业收取1%~3%的承兑汇票敞口承诺费。有统计表明,贷款利率实际上升了33%左右。这份调查说。

苏州高科技园区一家软件公司副总经理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以前,企业需要补充流动资金,随时可以到商业银行申请流动资金贷款。现在向银行申请到贷款的难度很大。即使贷到,也是打了折扣的。比如,申请贷600万元,只能给你400万元。而且贷款利率还要上浮。

同时,商业银行还普遍对中小企业信贷提价。据了解,目前,上海中资银行已普遍对中小企业信贷提价30%左右。事实上,如今能在商业银行贷到款的小企业可谓凤毛麟角。根据江苏省银监局对全省120户小企业的抽样调查显示,2007年四个季度小企业贷款的满足率分别为92.53%、91.51%、83.87%和80.23%,呈逐季下降的趋势。

在长三角地区,民间融资以及高利贷几乎是公开的秘密,不少中小企业都或多或少地跟民间融资结过缘。谁愿意去借高利贷?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浙江丽水一家民企负责人感慨道。据他介绍,在长三角一带,高利贷的利息已经达到年40%以上,一些中小房地产企业的短期融资利率甚至达到年70%。这根本就是找死。但是为了缓解资金困境,又有什么办法呢?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先渡过眼前的难关再说。

中小企业艰难转型

直面钱荒,不少中小企业开始谋划艰难转型。这虽然是一段艰难的时期,但也是考验企业生命力的关键时刻。浙江嘉利灯饰有限公司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明确表示。他介绍说,公司正一方面通过开源节流的方式,降低成本;另一方面,加大科技创新,做大做强产品的科技含量,提高产品的附加值。

如今的市场环境就像是一块试金石,优胜劣汰本来就是中小企业生存的法则,谁能生存下来谁就会有更加美好的未来。这位负责人说。

但是,在艰难的企业转型中,并不是每个中小企业都有柔性转身的时间和可能。光大证券研究所研究员黄学军认为,近年来,很多促使企业转型的政策或做法密集出台。从长远看,这是有利于我国经济结构转型和增长方式转变的。但时间太紧,手段太急,恐怕会导致转型成本太高,代价太大。这点应该引起关注。

一些商业银行和银行监管层的人士也指出,宏观调控政策出台时的国际国内经济环境相对宽松,目前有了很大的变化,投资增长过快、货币投放过多、外贸顺差过大的矛盾有所缓解。当前,可以考虑灵活掌握新的金融调控政策出台的时间和力度,让中小企业缓口气。上海一家商业银行基层信贷人员对说。

长三角地区的一家银监局负责人也表示,当前,应逐步提高信贷分配的科学性。他建议,全国性的法人银行只控制总行的信贷规模,然后采取科学的方法预测各地的资金需求,调剂余缺,缓解资金紧缺地区的中小企业融资难题。他认为,在当前的管理体制下,将信贷规模直接划分到地方,容易造成层层加码,画地为牢。

而复旦大学世界经济研究所所长华民教授则大声疾呼,当前,保护企业已成当务之急。毕竟,中小企业的生存与发展,是我国经济的重要活力源泉之一。少了这一块,长三角乃至中国经济都会少了很多精彩。

羊驼出售
云南方管
回收手机液晶屏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