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娘逃婚造成的损失该由谁承担

2020-02-15 21:54:56 来源: 铜仁信息港

新娘逃婚造成的损失该由谁承担?

李某与王某自由恋爱一年后决定10月8日登记结婚,因逢国庆,二人与双方家长商议先于9月底举行结婚仪式,遂两家共同设席宴请亲朋好友及两人各自单位领导、同事,规模甚是浩大,原定9月30日于女家设席,10月1日于男家设席,均由李某订约于酒店。10月1日,发现王某不辞而别,后来才知王某实际已于10月2日与其前男友胡某同到南方并于10月8日登记结婚。李某痛苦不已,又深感在领导、同事、亲朋好友前颜面尽失。女家婚宴及相关活动实际支出为李某30000元,王某1000元,李某家长10000元,王某家长10000元

,男家婚宴订座定金5000元依约已被没收。另婚宴已收礼金120000元。李某认为王某欺骗其感情,又感心力交瘁。诉于法院:第一,要求王某和胡某负担上述费用的全部;第二,给付其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0元。

[案情分析] 第一种观点认为是合同行为,可以把双方关于“结婚仪式”的约定中与婚宴有关的财产部份的内容,看成有关财产权利义务关系的合同,并且是在婚姻成立前履行的合同。

第二种观点认为是侵权。一方的名誉权、财产权,因为另一方的不诚信行为造成损失,行为与损害后果之间存在直接的因果关系,因而应当赔偿,并且精神损害是显然存在的。

第三种观点认为双方关于仪式、宴会的商议决定,并不是具有法律意义的行为,犹如别人宴请朋友,朋友先前答应,后又爽约。这种爽约并不需要承担什么违约,当然也不构成侵权,尽管可能造成别人的财产损失。

【管析】

妥善处理好本案,其前提是要厘清诉讼请求中的费用之成分。

第一,按照《民事案件案由规定》第10项的规定,本案的性质应当是婚约财产纠纷。按照我国的民间风俗,订婚男女往往会有一些财物往来,一般是男方要向女方本人或家属下聘礼,即婚约的解除必然会引起一定的财产纠纷,其争议的标的是与婚约有关的财产关系,不涉及解除或维持婚约的人身关系,因此法院应予受理。按照《婚姻法解释(二)》第10条第1款第1项的规定,李某请求返还“彩礼”的,法院应当予以支持。因此,第三个观点不能成立。另外,这个“彩礼”的返还也不是合同法调整的范围,是故,这个部分也不能按照合同关系处理。

第二,对于“彩礼”的认定问题。9月30日于女家设席的费用,如果是由李某承担的话,就应当把这个费用视为“彩礼”;如果是李某垫付的话,不能视为“彩礼”,自然由王某承担,按照一般债权债务(民间借贷合同)关系处理即可。(男方家长的金钱损失,亦同)

第三,“男家婚宴订座定金5000元依约已没收”的损失,我国《婚姻法》不支持。但是,《德国民法典》第1298条第1款第1句规定,解除婚约的订婚人要向特定的人(比如另一方订婚人的父母等)赔偿其因出于对婚姻的期待而支出的费用,或者是为此负担债务所产生的损失。如果是因重大原因解除婚约,赔偿义务即不产生(该条第3款)。就本案而言,“男家婚宴订座定金5000元”显然是李某的出于对婚姻的期待而支出的费用,且因为解除婚约而产生了损失,而王某方解除婚约并没有重大理由,故王某应当承担该项费用的损失。

[案情结果]关于这个损失的救济方式,还可以寻求合同法或者侵权法上的途径。从本案的性质上看,李某和酒家的合同关系(并非否认这个损失的存在)应当与李某要求王某的婚约财产纠纷不能混为一谈,也就是说,李某要求王某承当婚宴定金的请求权基础在合同法中难以寻找,按照合同相对性原理同样可以证明这一点。那么,这个损失是否受侵权法保护呢?因为它是纯粹经济损失,所以不属于《民法通则》第106条第2款规定的“财产(权)”范围(也许有人会认为这个是间接损失而持反对意见)。本案明显不符合侵害名誉权的构成要件,即李某不会因此而遭遇他人在社会上对其贬损之评价,不能支持李某的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诉讼请求(《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条第1款第2项)。因此,也不能适用侵权法。

[相关法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条第1款第2项)。因此,也不能适用侵权法。

《德国民法典》第1298条第1款第1句规定,解除婚约的订婚人要向特定的人(比如另一方订婚人的父母等)赔偿其因出于对婚姻的期待而支出的费用,或者是为此负担债务所产生的损失。

岭南中医馆预约挂号
博爱曙光植牙
常州白癜风治疗需花多少钱
沈阳治好癫痫病花多少钱
南昌癫痫病医院哪个正规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