骄婿 第二百八十一章

2019-10-12 23:48:41 来源: 铜仁信息港

骄婿 第二百八十一章

皇后抿着唇不言语,也不允许自己在儿子面前因为这等莫名争风吃醋的事儿落泪。可是二皇子因为皇后针对萧错早已经提醒过数次,哪里会想不到她的心思?

二皇子便觉得皇后未免有些太过小题大做了。

真正若说害怕争宠,那些妃嫔才是该防范的吧?一个男子,又是亲兄弟关系,又能如何?

退一万步,即便是真有什么,男子之间又生不出皇子来威胁到他们母子的地位,他们有什么好怕的?只管哄着皇帝开心才是正经的。

二皇子便是这样劝说皇后的

皇后听着这样的话,只觉得更加诛心。连个生不出皇子的她都比不过,对方是个男人,那张脸却俊俏的令人发指,又具有才华,简直文武双全,而她呢?人老色衰,居后位也只是个表面,根本就得不到皇帝的真心,这样又有什么意思?

皇后恍惚了许久,才调整心情准备去面对皇帝。

而萧错回到家中,便直奔内宅,见了傅萦就问:“用了晚膳不曾?”

傅萦正靠在醉翁椅上搂着糖球逗它玩,闻言摇头:“还不曾,你饿了吗?”

“饿了。”萧错回头吩咐珍玉:“叫他们预备吧。”大咧咧到了傅萦近前,弯身将人抱起来,自己坐上醉翁椅,然后又将傅萦放到自己腿上。

这变化不过转瞬之间,傅萦尚未来得及反应,就多了个厚实温暖的坐褥,索性懒懒的靠在他怀里。

萧错在她耳边低声道:“昨晚累着你了吧?现在还疼吗?”

傅萦脸上顿时烧热起来,狠狠的白了他一眼,就要抱着糖球下地去。

萧错朗声大笑。圈着她的腰身不许她动作,在她腮边偷了个吻才道:“逗你了,都成婚这么久了,你还这样容易害羞。”

傅萦瞪他:“谁会像你似的,脸皮厚的很。”

“我脸皮厚?我只是觉得你我感情已经身后到如老夫老妻一般了,还在乎这些个?”若是不出意外,在过不一年他们都为人父母了。只是这句话不能说便是了。

傅萦闻言也禁不住有一些感慨。

二人用罢了晚膳。萧错便说起了皇帝的安排:“皇兄一番好意,要设宴款待岳母和外祖母,咱们是不能拒绝的。好在皇兄说不会请很多人来,只是咱们自己家中人一起吃顿饭。”

“那我母亲和外祖母也会紧张的。”傅萦无奈的叹了口气,“罢了,这宴是不能推辞的。回头我去与母亲和外祖母说。”

“咱们待会儿一同去。”

二人到了客院,恰逢宋氏几人正在用饭。傅萦便和萧错坐在一旁陪着一起又吃了一点,用罢了饭,将来意说明,宋氏就是再忐忑也必须要应下。

廖氏则是道:“听说皇上准备去避暑山庄。你们也要跟着去?”

萧错点头:“皇兄每年都要在避暑山庄住上一阵,今年钦点了我和二皇子一同负责安全防卫之事,萦萦去了也正好散散心。”

廖氏点头道:“那自然是好的。只是安全之事繁琐又重要,你要当心才是。”

“外祖母放心。无忧一定谨记。”

两方又聊了片刻便各自歇下。

次日傍晚,一家人便入宫参加了家宴,与上次相同,席上并无旁人,只帝后二人于几位皇子。这些人都是萧错的血亲,但于廖氏和宋氏来说,他们都是身份尊贵到自己仰望的人,是以一餐饭吃的十分拘谨。

皇后则是温柔大方的十分照顾他们。

饭否散了宴,回府的路上,宋氏便拉着傅萦道:“你这个皇嫂并不是个简单人物,你以后要注意。”

傅萦闻言颔首,随即笑着问:“娘怎么这样觉得?”

“傻丫头,你当人对咱们态度好一点就是真的对咱们好了?这是要凭感觉的。你外祖母和娘都是习武之人,对煞气这等气息感觉敏锐,皇后虽笑容温和,言语关切,但是看向咱们时的眼神就蕴着尖刺一般,相信就是无忧也感觉道了的。”

其是否傅萦比他们感觉的还要敏锐,以为她拥有动物那样敏感的六识。

“我知道了,娘。”傅萦道:“其实平日也极少入宫的,基本也见不到面,而且我是阿错的王妃也不是皇上的妃子,想来与皇后之间也没有什么冲突的理由。”

“能如此是不过了。”宋氏叹息。

一旁的廖氏也跟着叹了口气。

马车中的气氛就有一些凝固之感。宋氏忍了又忍,终究还是没忍住泪水,声音沙哑的道:

“你还这么年轻,就要离开娘的身边了。你说怎么就嫁的这样远呢。”像是她嫁了人,好歹也离着家不远,想家了起码能快马加鞭的赶回去。有什么事来回也快。

如今他们骨肉分离,中间隔着国家,就是有什么消息也不能尽快传送的到,何况他们也无法保证国与国之间的太平,万一东盛和大周动了武,他们要联络岂不是更困难了?

宋氏想着就禁不住更加伤心了。

傅萦拉着宋氏的手安慰,自己的眼泪却是比宋氏落的还凶。

廖氏强压着难过,道:“钰儿,你也别在这里招惹萦萦哭了。事实已经如此,再者说还有无忧对她那样好呢,有无忧照顾,你又有什么不放心的?若是就近嫁了个人不似无忧这样疼爱她,即便她能回娘家方便,她一个女子也不能总是住在娘家吧?更何况你还能陪着孩子一辈子吗?”

廖氏说的是事实。但是事实听起来着实是让人越加悲感。

但是宋氏的悲伤也不过呼吸之间就强迫自己收了起来,回了侯府交代依依不舍的傅萦:“明儿我们就启程了,记得明早来一起用饭。”

“知道了。”傅萦和萧错将人送回了客院,才反回内宅。

萧错牵着傅萦的手,由府中的人提着灯在两侧伺候。

傅萦则是走一路落了一路的泪。

莫说傅萦这般,就是萧错单单想着现实存在的问题,着实无法避免傅萦与家人分开,从此天涯两端相互牵念着,他也觉得心里发酸。(未完待续)

去北京希玛林顺潮眼科医院怎么坐车
天津河西圣安医院具体地址
到北京希玛林顺潮眼科医院怎么走
天津河西圣安医院通讯地址
去北京希玛林顺潮眼科医院怎么走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