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进资本项目自由兑换凸显改革勇气

2020-07-01 17:47:32 来源: 铜仁信息港

推进资本项目自由兑换凸显改革勇气

人民币资本项目自由兑换,是我国人民币汇率市场化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已经实现资本项目可兑换的国家中,不乏因为操之过急或缺少危机控制手段而出现资本大幅流动并导致一国金融危机的发生。因此,各国在推进资本项目自由兑换进程中,慎之又慎。但资本项目自由兑换是大国经济崛起的必然结果,虽然资本项目自由兑换可能会带来风险,但同时也可提升金融部门活力,吸引外国资本,提高储蓄向投资转化的效率。近日,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了改革清单,其中一项改革就是要在今年提出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的操作方案,进一步显示出中央继续深化改革的勇气。

对外经贸发展的必然

资本项目可兑换是我国对外经济贸易发展的必然结果。1996年12月,我国宣布接受《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协定》的第八项条款,实现了人民币经常项目完全自由可兑换。经常项目的自由兑换,并没有削弱我国商品在国际上的竞争力,反而扩大了我国国际贸易的规模,促成了我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随着我国与全球经济的日渐融合,资本项目可兑换的需求也增大。据统计,2011年,我国资本和金融项目交易规模达到2.58万亿美元,占国际收支总额的37.1%,较上世纪90年代中期上升了约10个百分点。不仅如此,我国连续多年国际收支顺差积累了规模庞大的外汇资产,使得我国不仅是利用外资的大国,更是资本输出大国。据国家外汇管理局国际投资头寸表统计显示,截至2011年年末,我国对外金融资产规模达4.74万亿美元,对外金融负债规模达2.91万亿美元,对外净资产1.83万亿美元,是仅次于日本的世界第二大对外净债权国。因此,实现资本项目的自由兑换,可以更好地带动“走出去”战略的实施,也可以促进我国利用外资效率的提升。

我国具备资本项目

自由兑换条件

理论上分析,一国实现资本项目自由兑换需要具备一定的条件:

一是宏观经济稳定。由于资本项目可兑换后,跨境资本流动的速度和规模有可能会大幅提高,且对经济政策与信息的反应将更加灵敏,稳定性明显下降,容易对国内经济形成较强的冲击。比如亚洲金融危机中的泰国,因为资本流出引发了金融危机。因此,稳定的宏观经济可以减少资本流动的冲击,提高资本流动的稳定性。

二是金融体系规范运行。规范运行的金融市场是资本项目可兑换的必然前提。不难发现,流动性强的跨境资本主要投向国内的金融市场工具。为实现更好地利用外国资本的目的,一国金融市场的资金配置效率是高效的。同时,金融监管当局应该已经积累并具备了丰富的调控经验与手段。

三是国际收支规模足可抵御异常跨境资本流动的冲击。考虑到资本项目的自由可兑换隐藏了异常资本流动的可能性,因为一国国际收支规模足可积累一定的外汇储备规模,不会存在短期外汇短缺的情况,可以正常维持国际贸易的收支。

目前看,我国已经初步具备了资本项目自由兑换的前提条件。从宏观经济层面分析,我国宏观经济增速总体较快且相对稳定,即使是2013年第一季度我国GDP增长7.7%,低于市场预期,但在全球也是较高的经济增速。从金融市场层面分析,我国金融市场规模快速扩张,四大国有商业银行资产规模和盈利能力在全球大银行排名中名列前茅。我国债务市场规模也发展很快,特别是银行间市场债券规模可以媲美成熟市场经济国家的债券市场。在股票市场,我国已经成功完成了股权分置改革。我国“一行三会”的金融监管体制,虽然还存在这样或那样的问题,但经过近年的金融宏观调控,已经积累了相对丰富的经验,并在全球率先实施了宏观审慎管理措施。从外汇储备规模看,截至2012年末,我国外汇储备规模为3.31万亿美元。近年来,我国与主要国家签订了货币互换协议,具备了一定的国际收支应急处置能力。此前,央行调统司曾经提出过人民币资本账户开放的路线图,即短期内(1至3年)放松有真实交易背景的直接投资管制;中期内(3至5年)放松有真实贸易背景的商业信贷管制;长期内(5至10年)依次审慎开放不动产、股票及债券交易,逐步以价格型管理替代数量型管制。从这一设想的时间安排看,一定程度反映出中央银行对资本项目自由兑换可能引发宏观金融风险隐患的担忧。

需要的是决策层

改革勇气

众所周知,与自然科学严格遵循条件进行精确实验不同,社会科学很难通过实验来进行验证。在资本项目可兑换上尤为如此。如果完全按照自然科学的要求考察每一项必备条件,我国当前完全实施资本项目可兑换或多或少还存在些问题。我国房价过高,资本项目可兑换可能引发跨境资本大量流入房地产领域,进一步推升房价。我国地方政府债务风险增加,银行信贷资产质量下降,宏观经济下行压力增大有可能会引发金融市场动荡。当前我国人民币汇率连续升值,资本流入压力急剧增加。诸如此类问题,都有可能会引发资本项目自由兑换进程中的危机。但如果因噎废食,裹足不前,那什么时候才能等到所谓“合适”的时间窗口?更何况资本项目自由兑换与人民币国际化和汇率市场化并不完全对等,我国经济规模庞大,足以应付各种挑战。因此,推进资本项目可兑换,真正需要的是决策层改革的勇气。

与此同时,还要“胆大心细”。目前看,推进资本项目可兑换,需要借助一定的载体。近期,央行三部委公布《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境内证券投资试点办法》以及实施意见,大致圈定了资本项目可兑换的范围,即将以QFII和RQFII的形式出现。同时,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要建立个人投资者境外投资制度,也反映出“藏汇于民”和鼓励个人对外投资的政策导向。此外,还要提高跨境资本流动分析监测能力,在政策放宽的同时,要通过深入分析监测来敏锐发现异常资本流动的痕迹和苗头性变化。而这可能是外汇管理部门最需要转变和提升的基本能力之一。


杭州白癜风去哪治疗
兰州白癜风好的医院
益阳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邯郸妇科医院哪家好
沧州白癜病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