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圣君归来 第205章

2020-02-15 21:02:08 来源: 铜仁信息港

重生之圣君归来 第205章

九下村。

废墟之内。

李炳德猫着腰,走在漆黑的甬道中,嘴巴里含着小型手电筒,靠着微弱的灯光照亮。

这个甬道明显有着古老的历史,而其中更像是一座迷宫,很难想象废墟之下会有如此完好无损的甬道存在。

在他的身后,是他的同学兼同伴们,连续奋战好多天,众人都有些疲惫了,也没有了聊天的心情。

李炳德有些后悔接了这个差事。

他自负自己是这一行的好手,祖上就是土夫子出身,家学渊源,他考入考古系,爱好探险,以前也接过探索古墓甚至是湖泊古沉船的差事,他都能够顺利完成,后来更是凭借名气拉拢了一帮同学校友组建了这个年轻的探险队。

但是,久经考验的李炳德心里有些发毛,这个地下废墟的探险,让他从一开始就有一种诡异的感觉。

特别是深入废墟之中,进入到这甬道之后,他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似乎有种未知的危险就在前面等候他,脑海中有一个念头在提醒他,不能够再继续前进了,不能够再继续前进了,前面很危险。

他甚至不时的回忆起雇主送他们进入甬道的那个眼神:就如同是送别一群死者!

“我说,哥们姐们儿,我们……”李炳德嘶哑说话,正打算告诉同伴们打算打道回府的话。

叮铃铃!

铃声在这黑暗的甬道中突兀的响起来,把他吓了一跳。

该死!

***********

李炳德骂了句,嘴巴里的手电筒拿在手中,接通了,直接骂道,“大毛,你特么找死啊,有什么事?”

“阿炳,救命!”那头传来了求救声,然后声音戛然而止,传来沙沙沙的声音。

“大毛!”李炳德喊道,却是再也没有回话。

他扭头对同伴们说道,“大毛这小子又在搞什么名堂?”

蓦然,李炳德头皮发麻,他猛然想起来,大毛不是一直跟在自己的身后吗?

与此同时,身后的三名同伴也都抬头看他,其中一人赫然是刚刚通话求救的大毛,后者咧开嘴巴,舔了舔嘴唇,诡异的笑了笑。

“妈呀!”李炳德惊恐喊道,手中手电筒照过去,却只见同伴的人影涣散,然后消失不见了,就仿佛那些人从来不曾出现在他身后似的

“鬼呀……”李炳德恐叫一声,不要命的往回狂奔,同时,他的耳中是凄惨的声音一直在回旋。

终于,爆发出惊人的力气的李炳德冲出了狭长的甬道,呼吸了一口地面上的新鲜空气,他颤抖着掏出,拨通了一个号码:老师,救命!

然后,一众黑影掠来。

“什么人?”

“见鬼,怎么清场的啊,怎么会有人从里面出来!”说话的是执法堂的方天翼,脸色阴沉无比。

***********

秦风此时正在nan海机场,准备出发前往金陵。

冯晓芸以及冯长峰被接引真人重伤,不过,经过秦风的医治,伤势基本无恙。

而冯长峰经此和接引真人一战,可以说是历经生死,对于武道感悟颇多,又有幸得到了秦风的点拨,反倒是因祸得福,有望经过闭关感悟之后更进一步,距离真正跨入宗师之境更加近了。

他此去金陵,是去江南军区战狼特战队报道的,金陵军区大比武日益临近,他作为战狼总教官也必须前往履任了。

机票是秦风叫冯晓芸帮忙订的,冯晓芸自然给他订了头等舱。

或许是华夏有钱人越来越多的缘故,头等舱今天几乎满座,秦风上飞机时,里面已经坐了一些人。

“咦,你,你是林董的儿子。”秦风刚刚落座没一会儿,便看到了头等舱又来了一行人,其中一人,身形肥胖,看到秦风,先是一愣,然后似乎是认出来秦风,说道。

“你好,你是?”秦风虽然冷傲不群,但是,对方提及了他的母亲,似乎是林雅诗的朋友,他微笑着回应。

“我是你董叔叔!”董福祥微微点点头,作为江南省电视台的副台长,他和雅思集团有过合作,对于那位美貌气质的雅思集团女强人颇有印象,在一次访谈中见过林雅诗办公桌上的全家福,对照片中的秦风有点印象。

***********

“董台长,这孩子是谁啊,蛮俊的小伙。”一个女子甜腻腻说道,女子穿着淡粉色羊毛衫,紧身的毛衫凸显宏伟的******,看起来很是诱人。

“莉莉,这是雅思集团林董的孩子。”董福祥说道。

“哦。”刘晓莉微点头,只是惊讶于秦风的帅气,不过,也没有了太大的兴趣,雅思集团只是市值过亿的中小型公司,她作为江南省电视台的台柱子,认识很多商界大佬,对于这样的小公司自然态度缺缺。

“呀。”刘晓莉看了看自己的登机牌,座位正好在秦风的旁边,她皱了皱眉头,转过头对身后的年轻女孩说道,“飞舞,我不太习惯这个位子,咱俩换换。”

“心机婊!”林飞舞心中暗骂,她的座位正好挨着董副台长,她还打算和副台长好好聊聊,拉拉关系呢。她倒是没有什么不知羞耻的攀高枝的想法,只是正常的人际交往,和领导攀攀关系总是没错的。

“莉莉姐,不好意思,我正好有事和董台长汇报。”林飞舞露出笑容说道。

“娜娜,你去那边做。”刘晓莉脸色难堪,随即一屁股坐在了董福祥右侧的座位上,对一个一身皮衣皮裤打扮火辣的女孩说道。

被称为娜娜的女子黛眉微皱,但最终还是走向了秦风,她们三人都是江南省台的主持人,但是,论起咖位,她这个刚刚毕业没多久的新嫩主持,自然没法和刘晓莉以及林飞舞相比,被欺负是自然的。

胡娜娜坐在秦风身边,然后冲他甜甜一笑道:“小弟弟,你好,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胡娜娜,不介意我坐你身边吧?”

“你好,秦风,学生。”秦风淡淡一笑,简洁说道。

***********

胡娜娜吃吃一笑,这小弟弟还挺酷的。果然还是纯情男孩呢。

她对自己的身材和容貌很自信,男士碰到她,就如同孔雀开屏一般,都会尽可能的展现自己最好的一面,吹嘘一番。很少有像是秦风这样简洁话语的。

胡娜娜现在的座位是在里面,靠窗的。

胡娜娜进去时,挺翘的臀部,被皮裤包裹,更加翘挺,不经意间碰到了秦风,饱满的弹性立刻释放。

秦风淡淡一笑,收起身体,没有去占便宜,这让胡娜娜对她的观感更好了。

倒是一直注意这边的刘晓莉鄙夷的轻笑一声,然后扭头对董福祥说了句什么,笑得花枝乱颤。

秦风眼眸一抹冷色一闪而过,以他的修为自然听得清清楚楚,听到了诸如‘童子鸡’‘没胆子’之类的话。

董福祥微微一笑,对于刘晓莉看不起秦风,并且拿秦风调笑,他根本没有制止的意思,他和秦风打招呼,只是顺手为之,对秦风的态度也很一般,以他贵为江南省省台副台长的身份,即使是面对雅思集团董事长林雅诗,他都有资格倨傲,更何况是秦风这个毛头小子了。

刘晓莉一边说笑,姣好的身子热乎乎的朝着董福祥的身体拱啊拱的,董福祥自然也不是坐怀不乱之人,以他的身份地位,有的是女子投怀送抱,自然也深谙此道,既然刘晓莉主动送上门来,他也就笑纳了,一只手不着痕迹的放在了刘晓莉的臀部,轻轻摩挲。

***********

“秦风,现在应该是上课时间啊,你一个人坐飞机去金陵干什么?难道说你是在金陵读书?”飞机已经缓缓起飞,胡娜娜百无聊赖,开始和身边的帅气小弟弟聊起来打发时间。

“有事情。”秦风说道。

“切!”胡娜娜可爱的翻了翻白眼,“小屁孩,你能有什么事情。”说着,还挤眉弄眼,“告诉姐姐,是不是恋了?去见友的?”

秦风笑了笑,没有说话。

这似乎让胡娜娜坚定了在的猜测,八卦之火熊熊燃烧,“小弟弟,姐姐告诉你,恋可不靠谱,你知道对面是一条狗还是肥胖的大妈,小心点,小心被人活吞了。”

“你是八卦吗?也许等着我的是一位性感辣妹呢。”秦风说,他不禁为此女的自来熟和大开的脑洞感到好笑,故意说道。

胡娜娜微微一怔,然后便抿嘴咯咯笑了起来,还故意挺了挺爆满的*******,说道:“是像我这样的辣妹吗?”

“脸皮真厚。”秦风嘟囔说道。

“这不是脸皮厚,是有资本!”胡娜娜竟然也不生气,得意说道,说着还眨眨眼,“姐姐可不是八卦,姐姐是主持人,厉害吧!”

“主持人?”秦风打量了对方一眼,“不认识啊。”

他实话实说,虽然很少看电视,但是,以秦风过目不忘的本领,如果胡娜娜是稍有名气的主持人,他不会没有印象的。

“啊,一个新节目,蒸蒸日上的节目,你以后一定会经常看到姐姐我的。”胡娜娜说道,看到秦风露出不信和‘别骗我’的眼神,她终于叹口气,先是瞄了一眼董福祥那边,然后低声说道,“好了,姐姐也不在你面前装了,姐姐是一个新嫩,姥姥不疼爷爷不爱的。”

“本钱很好啊,日后早晚出名。”秦风嘴角一抹笑容,说道。

“啊,好啊,小子,姐姐还以为你是纯情小chu男呢,原来你这么污。”胡娜娜说着,拍打了秦风一下。

***********

“台长,这个胡娜娜真是不知羞耻啊,连这种小屁孩都勾引,啧啧,不过也是,雅思集团的少东家,虽然不是什么好货色,但是,也值得胡娜娜贴上去了。”一直留意这边情况的刘晓莉见状,流露出浓浓的鄙视,对董福祥说道,同时内心也是骄傲的,秦风这样的‘小人物’她都懒得理会,也就是胡娜娜这样的菜鸟才会当成一块宝贝。

秦风的眼眸中冷意一闪,此女一而再再而三的出言不逊,已经惹怒他了。

“别乱说,那只是一个学生。”董福祥摇摇头说道。

“人家才没乱讲呢,你看看胡娜娜那妖-yan的样子,连这种货色都不放过,想出名想攀高枝想疯了吧,还有呢,你看她整体花枝招展的,在台里招蜂引蝶,真是不知羞!”刘晓莉说话的时候,滑腻的小手轻轻游走。

“嘿嘿,我看她还需要向你这个前辈学习啊。”董福祥坏坏地笑道,捉住了刘晓莉的小手,摩挲着。

“台长你好坏,就知道欺负人家!”刘晓莉闻言作势嗔怒,掐了董福祥一下,发嗲的声音,能够让人起鸡皮疙瘩,周围的男子都忍不住看过来,恨不得和那个胖子互换,享受此等尤物的人是自己。

秦风微微皱眉,他对此女已经十分厌恶了。

***********

就在秦风乘坐的这般航班起飞没有多久,金陵机场,机场负责人毕恭毕敬的在贵宾口等待,没多久,两辆雄伟霸气的军车开了过来。

“冯将军,欢迎来金陵机场指导工作。”机场负责人双手迎接。

“不敢,不敢,给你添麻烦了。”冯保国和对方握手,说道。

“冯将军此行是?”负责人小心问道。

“迎接一位贵客。”冯保国肃然说道。

机场负责人倒吸一口冷气,能够劳烦一位将军亲自来迎接,这位贵客的身份顿时引来他无限遐想。

“我立刻安排车辆进入,有什么需要,您尽管说。”负责人郑重说道。

“多谢!”冯保国微笑说道。

***********

而就在此时,南海一中的校门口,出现了一个奇怪的人:

这是一位一脸凶相、虎背熊腰的老和尚。

“喂,和尚,你做什么?不能进!这是学校!”门卫急忙拦住了这个试图硬闯进入校园的老和尚。

一脸凶相,毫无和尚的慈悲之态,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鸟。

老和尚冷哼一声,衣袖一动,就将身强体壮的门外甩出去了。

“秦风!”老和尚站在校园门口,放声大吼,“少林伽蓝阁无心在此,还不速速现身!”

凶恶老和尚声如洪钟,雄浑的声音立刻回荡在校园里。

门卫从地上爬起来,傻眼了,哪里来的凶恶老和尚,还是一个逗比老和尚!

PS:感谢【石示头村】的打赏。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