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拉冒险笔记 第二百零五章 漏洞

2020-01-17 22:38:49 来源: 铜仁信息港

雅拉冒险笔记 第二百零五章 漏洞

露茜娅弯下脖子,巨大的颅骨凑到潘尼斯面前,两团灵魂之火跳跃着,像是一个生灵紧紧盯着对方一样。就这么看了一阵,发现潘尼斯神色没有任何变化,才叹了口气问道:“我很想不通,你怎么知道,还有另一个人存在。你知道他是幽灵倒是可以理解,我能够说话,就说明有幽灵给我固化了只能针对一个对象使用的法术,让我可以发声,但是,我是亡灵之王啊,外面的幽灵又有那么多,随便哪个幽灵给我固化这个魔法不可以吗?为什么你就能这么确定,在我身边还藏着一个幽灵呢?”

“呵,我不光可以确定他的存在,我甚至还知道他是谁呢。”潘尼斯懒洋洋的说道:“因为你们这些家伙的话里漏洞太多了,多的让我想找不出问题都难。你要知道,谎言这种东西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让人相信的,想要把一个人通过谎言隐藏起来就更难了,稍微有一点纰漏,所有的努力就都白费了,何况你们的纰漏可不是一点而已。”

“呃,真的有那么多漏洞吗?别的亡灵们,大部分都被瞒过去了呀。”露茜娅苦恼的说道:“几乎没有人知道他的存在,也不可能有人告诉啊。”

“他是根本不想见我吧,或者说他根本谁也不想见,所以在这里躲了二十多年。”潘尼斯无奈的挠挠头,叹了口气说道:“而且躲得这么小心,居然藏到我的感知范围之外去了。喂,不会干脆躲进仪式之间了吧。”

“呃,哈哈。”露茜娅无法回答,只能干笑着装傻,傻笑了一阵,发现潘尼斯依然盯着她不放,只能无力的垂下头说道:“好吧,我已经通知他暴露了,他应该一会就过来。不过,在他来之前,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到底是怎么发现他的存在的,我怎么也想不通啊。”

“好吧,首先第一个问题。”潘尼斯竖起食指说道:“我们接触到的亡灵大部分都曾经说起过,你是亡灵之王,同时也是亡灵里的大主教,负责和神灵沟通,所以才会常年守在神殿里,没错吧。”

“是这样啊,有什么问题吗?”露茜娅不解的问道:“我们一直是这样对外公布的,没有人觉得不对劲啊。”

“那是因为他们没脑子,巧合的是我恰好长了一点。”潘尼斯嗤笑道:“你是在开玩笑吗?你从始至终,都没放下过守护者的身份和职责,就算变成亡灵了,也依然在坚持着守护这个世界,也就是说,你依然把雅拉大人视为自己最高的信仰,我没说错吧。刚巧,我的信仰也是雅拉大人,所以我很清楚,信仰归于雅拉大人之后,从心理上几乎不可能再去信仰其他神灵,当然,这句话是针对普通的智慧生物而言的,至于对你们守护者而言,几乎这个词都可以丢掉了,你们只要还坚守自己的身份和职责,还坚持对雅拉大人的信仰,就根本不可能去信仰某一个神灵,否则你们怎么可能保持中立?所以,你是不可能信仰死神的,绝对不可能。那么矛盾就出现了,你来给我解释一下,一个根本不信仰这个神灵的人,要怎么才能成为这个神灵的大主教,然后通过祈祷和对方沟通呢?如果无法和神灵祈祷沟通,又怎么才能聆听神谕呢?面对面的聊天吗?哦,当然,以前的确可以,但是,最近几年恐怕不行吧。所以说,你就算有大主教的身份,也无法履行大主教的职责。”

“嗷呜。”露茜娅很干脆的趴在了地上,两只前爪抱着自己的颅骨,沮丧的呜咽着说道:“居然在这种问题上暴露了,真让人头痛,难怪他说过,想要骗过你的可能性很低呢。”

“并不止这一个问题,只是这个问题最明显而已。”潘尼斯用语言追加攻击道:“你们建立教会的举动太突然了,这一点都不正常,不可能前面几十年都没人想起建立教会,突然有一天,一个人一拍脑袋,咱们建立个教会吧,然后教会就建起来了,这实在太蠢了,所以,这个时间点上一定出现了一个契机,让教会成功的建起来。通过和其他亡灵们的交流,我们早就知道,教会是你通过亡灵之王的身份下达命令建起来了,所有的决策都是你做出的,但是,你不信仰奈莉,更不懂一个教会该怎么运作,因此,一定有某个不愿出现在人前的家伙在背后帮你,是不是这样呀。”

“嗷呜。”露茜娅的声音更沮丧了,捂着原本眼睛的位置,嘟嘟囔囔的像个受打击的小女孩般委屈:“反正就是因为我暴露的就是啦,呜呜。”

“好了好了,其实这也不怪你。”露茜娅的表现让潘尼斯实在头痛,明明刚才还成熟的可以微笑着面对死亡,这时偏偏装出一副可怜委屈的样子,让他只能叹着气安慰道:“真的不怪你,主要是你周围没有任何亡灵,可以提醒你这个这些漏洞。那些信仰忠诚的教会人员,比如我身边的丽娜,死后都不可能变成亡灵,因为他们的灵魂早就在死亡的那一刻回归了神灵的世界,凡世留下的,只是没有灵魂的骨架而已,没有变成亡灵的基础,会变成亡灵的,都是普通信徒甚至泛信徒,所以,这些亡灵们根本不了解教会内部的运作方式,再加上他们同样不了解守护者一族的特性,看不出你这个谎言的漏洞也是很正常的。对了,这其实也是一个漏洞,一群根本不了解教会内部运作的亡灵,是怎么在二十多年前如此顺利就把教会建立起来的呢?答案很明显了,二十多年前,出现了一个略懂教会内部事务,却又没有资格进入某个神灵的神国,最终变成亡灵复苏了的人,只有有这样一个人,所有疑问才能解释的通。你看,这点不是你的错吧,所以说,不能怪你的。”

“真的不怪我?”露茜娅也不知是不是在故意耍赖缓解之前隐瞒的尴尬:“不是在安慰我吧。”

“当然不是了,还有最重要的一个问题我没说呢。”潘尼斯突然提高了声音,大声喊道:“外面那些笨重的柱子,我是有多蠢有多瞎,才看不出图腾柱和临时替代神像用的信仰雕像的区别啊。”

(未完待续。)

长春治牛皮癣医院
武汉icl近视手术去哪里最好
贵州哪里有治疗癫痫病的
泉州哪家治男科医院好
中山治疗牛皮癣价格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