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上了醉意濃濃的老上司

2019-11-09 08:39:00 来源: 铜仁信息港

遇上了醉意浓浓的老上司

那年朝梦想飞来的时候,北京有着巨大的地心吸引力,每一股北方的风,每一句京味儿的话,每一只飞翔的小鸟,每一片冬季的雪花,每一缕三月的柳绿……都牵动着梅晓的心,再见,只因为看到的面孔都是面具,只因为得到的安慰都是怒吼

悲催的事总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发生,允许我借这个地方把心中藏了几年的事情讲出来

不要探讨事情是不是真的,不要纠结故事的结局,也不要管我是不是故事中的女主角这只不过是一个再平常不过的故事

我不会用人称写,因为想站在客观的角度上来审视过去发生的未发生的,来得及挽救和未来得及说抱歉的事

【楔子】

那年朝梦想飞来的时候,北京有着巨大的地心吸引力,每一股北方的风,每一句京味儿的话,每一只飞翔的小鸟,每一片冬季的雪花,每一缕三月的柳绿都牵动着梅晓的心,再见,只因为看到的面孔都是面具,只因为得到的安慰都是怒吼

这么长的一生,你存在的只有短短几年,却占据了我一辈子的想念,左转,往前走,下个路口便不再见

一切好像命中注定,一切又像命里捉弄,注定不会相交的平行线曾经那么近那么近的靠近过,彼此轻微的呼吸,彼此心跳的旋律,彼此为对方默默念出的名字也许前世她是佛祖身上无端飘落的一粒尘,而他却是那拂尘,轻扫的擦肩而过,狠狠地疼过,却再也不能互相触摸

再望一眼这个城市,湿嗒嗒的雨模糊了视线,看不清楚那里是不是站着一个人,远远地看她走远

再见了,北京!

01醉意浓浓的老上司

想起来心有余悸,凌晨一点半,陈总醉意浓浓地说要上阁楼找她聊天,而这天,宿舍其他人都不在梅晓来不及劝阻那边已经在敲门,害怕、恐惧、不知所措

她在睡衣外披了一件厚厚的长外套,陈总似没有敌意地找她聊天,从自己的奋斗史,说到夫妻不合,说到自己的风流史小小的房间,梅晓不敢坐,站在离陈总稍远的位置,虽然陈总一直示意她坐下

直到陈总想伸手拉她,梅晓惊恐地跑出去

静谧的夜里只有月亮透过层层楼宇照过来的光打在身上的声音,梅晓穿着睡衣和拖鞋从房子里逃出来,紧张地看着电梯从5层上到18层,生怕来不及进入电梯,那个人就抓住她呼吸紧促,心砰砰跳,她不知道还能去那里,现在是夜里两点多,沉睡中的人无法理解她的难堪和恐惧

生物谷药业
肠道感染吃立可安见效快吗
生物谷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