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锦江我曾经是个抑郁症患者

2019-06-09 00:03:34 来源: 铜仁信息港

月经推迟量大痛经
月经血块多经期延长
月经不调痛经吃什么药

法制晚报11月24道荧幕上总是以光头、凶悍形象示人,现实中却是多愁善感的暖男,戏里戏外的徐锦江差别实在是太大。

近日他在北京举办了“徐徐丹青似锦江”个人艺术展,接受《法制晚报》专访时,徐锦江说当年做演员是糊里糊涂,其实自己放不下的是画画,他对坦言,自己甚至因为迷茫曾经患上过抑郁症。

我曾经迷失 太太陪着我一路走过

法制晚报(以下简称“法晚”):拍部电影是1987年?

徐锦江:对,1987年拍了部片子《省港旗兵》,那时候我经香港飞美国,碰到了我的伯乐,麦当雄。

法晚:那个时候对演戏的概念就是做演员、当明星?

徐锦江:我不懂,一点都不懂。导演示范给我看,中了枪应该怎么样,都示范到抽筋,我整天觉得我是英雄中了枪都不怕的(笑)。

法晚:示范到抽筋了还是不会,是不是经常被骂。

徐锦江:有啊,导演骂啊,导演很凶的。我心想我现在不是明星嘛,怎么导演这么凶呢(笑)。

法晚:刚拍部戏觉得自己是明星了,这种心态一直到什么时候?

徐锦江:拍个戏开始觉得自己是明星,第二个戏、第三个戏,我就觉得不是这样。我曾经做过一个栏目,我题字,写的就是:明星也是老百姓。

我曾经迷失,失去自我,找不到自己,身边的朋友、我太太陪着我,一路走过来。

法晚:迷失是指10年前患抑郁症的时候吗?

徐锦江:是我拍戏忙的时候。那个时候我不知道自己在哪,比如我跟你聊天的时候,我不知道我在北京还是在哪里。

法晚:抑郁症严重到什么程度?

徐锦江:我想,自杀不恐怖,很漂亮(笑)。有一天大概是凌晨,我打开酒店房间的窗户,从十多层楼看下去,真的想跳下去,好在我太太及时醒来,拉住了我。

那段时间,她带很多朋友来陪我玩,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莫名其妙来看我,她就这样默默地看着我,陪着我。

法晚:那时候也是因为工作太忙、节奏太快了。

徐锦江:那时候我很想把戏拍好,无形中给了自己很大的精神压力。我怕就是几点车来接,几点上飞机,几点化装,有时候我身边的工作人员跟我说,待会儿几点钟我们去哪里,我说不要跟我说几点,我好怕(笑)。

我没有落差 生命里永远都是自我超越

法晚:部戏是主角,后来很长一段时间都是演配角,你对主角、配角是什么态度?

徐锦江:我是这样给自己定位的,我是一个京剧里面的花脸,我每一个戏的角色都会很出彩。

你静下来想,我演过的角色都会很出彩。现在我更在乎的是工作的团队,那个环境。

法晚:会有心理落差吗?

徐锦江:没有。我从来都没有这些,我今年没拍戏,去年拍的戏女主角18岁,我还是男主角。我可以横跨三个年龄,我还可以这样。我觉得这是工作,我没有也不愿意去比较。

法晚:不喜欢跟别人比?

徐锦江:我觉得要跟自己比,永远都是自我超越,我的生命里永远跟自己斗争,永远跟自己过不去。

法晚:自己跟自己较劲?

徐锦江:我也没有强求,比如说做一件事今天成功了,第二天可以推翻重来,不会受周边的影响,只跟自己斗。所以我比较辛苦,哪怕天天睡不着也是跟自己搏斗。

法晚:生活中你是什么样的?

徐锦江:我比较内向,不爱说话,很容易受感动,很容易哭,很怕陌生的东西,特别是陌生人,一定要有熟悉的人在身边,我才可以去做一件事。

法晚:以后不拍戏就会去画画?

徐锦江:我也不知道,未知的东西以后怎么样我也不会去想。

我觉得做好当下的一切,过去的不要提,认真去做就行了,也不要想以后。

乌尔曼率美国新闻代表团访问深圳
专家:X37B一小时打击全球 是全世界防空噩梦
中航资本:总经理杨圣军被免职 将继续做好维稳工作(图)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