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之英雄血全文阅读

2019-06-24 14:09:04 来源: 铜仁信息港

  尽管派来的援兵不多,可奉命增援的日军依旧觉得,从宿州到涡城的这段区域,他们应该还是安全的。在这片占领区内,应该没人敢找他们的麻烦。  即便很多日伪军都这样认为,可行军途中的小鬼子,依旧保持相应的警惕姿态。相比之下,奉命随行的伪军则显得相对放松些,更多都埋头赶路跟紧小鬼子的脚步。  从宿州至涡城也有一百多公里路,步行前进的话,多少还是有些消耗体力。好在中途小鬼子还是下令休整过一晚,以至第二天赶路的日伪军精神还不错。  眼看距离涡城越来越久,走了一天路的日伪军,都希望早点赶到涡城,到时能吃个热饭好好睡上一觉。早前负责警戒的日伪军,内心的警惕意识也放松了不少。  反观趴在伏击阵地中的胡彪等人,却静静注视着大步迈进伏击圈的日伪军。待在一处高地上的胡彪,静静注视着小鬼子的行进步伐,随时准备下达炮击命令。  当负责运送物资的小鬼子车辆,正式进入炮兵分队的打击范围,胡彪也随即道:“柱子,给炮兵分队发信号,开始进行炮击!先炸上一通再说!”  为减轻进攻部队伤亡,胡彪从储存空间拎了不少火炮出来。为避免吓到周边的小鬼子,胡彪并未动用重炮。挑选的火炮,更多也是战场上比较常见的。  随着胡彪一声令下,站在胡彪身边的田铁柱,拎起手中的红旗开始挥舞。位于下方的炮兵阵地上,炮兵分队长也在等待信号。看到红旗挥动,大声道:“炮手准备,放!”  伴随炮兵分队长一声令下,已经等候多时的炮兵队员,同一时间打出手中的炮弹。正在公路上行进的日伪军,丝毫没察觉到危险即将降临,直到炮弹呼啸而至。  正当有小鬼子听到声音,觉得情况有些不对抬头张望时,一枚枚炮弹已然从天而降。在小鬼子惊叫隐蔽之时,首轮炮弹已然坠落,重重砸在公路上瞬间开花。  ‘轰、轰、轰’的爆炸声响起,趴在战壕中的作战部队,随即掀开阵地上的伪装。所有人的枪口,都一致对准公路上四散躲避的小鬼子,扣动扳机展开射杀。  幸运逃过首轮炮击的小鬼子军官,看着公路两侧出现的伏兵,同样有些惊讶且惊恐的道:“八嘎!这里怎么会有支那军?就地展开防御!立刻给涡城守军发报,让其迅速增援!”  对很多日军而言,他们碰到抗战部队炮兵打击的次数并不多。若是在战场,遭遇到抗战部队的猛烈炮击,那便意味这支抗战部队规模跟实力,都值得日军警惕跟小心。  谁也没想到,在这种地方他们竟然碰到有炮兵部队配合的抗战部队。令日军震惊的,还是两侧伏兵的火力,凶猛程度同样超乎他们的想象。  反观那些随行的伪军,看到如此猛烈的炮火跟密集火力,很多伪军瞬间胆寒。慌不择路般,开始四散溃逃。任凭小鬼子如何约束,在炮弹威胁下根本不管用。  唯有一些有战场经验的伪军,不时喊道:“别乱跑,想活命的都赶紧找地方趴好!”  这些伪军都清楚,在被伏击的情况下,两条腿根本跑不赢炮弹。心情越慌,越有可能被爆炸的弹片给炸死。趴下的话,或许还能求的一线生机。  只可惜,很多没作战经验,平时只充当狗腿的年青伪军,根本不知道这些战场保命的经验。或者说,此时此刻的他们,脑子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赶紧跑,远离这个地方。  反观幸存下来的小鬼子,则要显得有素质跟反应迅速的多。一些机枪手,很快在公路附近寻找好射击点,开始对公路旁边的伏击阵地展开扫射,一些小鬼子也开始反击。  针对这种情况,负责一线指挥的秦天佑不时吼道:“狙击手,给老子干掉小鬼子的机枪手,还有那些该死的掷弹筒,别让他们有机会架起来。机枪手,给我狠狠的打!”  待在另一边负责阻击的赵成武部,看着朝他们这一侧进攻的小鬼子越来越多,也觉得倍感压力的道:“姥姥的,这些小鬼子怎么都往我们这边跑?当我们好欺负吗?”  从人数上看,明显是赵成武部的部队更多。可从火力上来看,赵成武部的火力明显不如特遣支队那样密集。以至幸存的小鬼子,便打算从赵成武部这边打开缺口。  始终关注战场情况的胡彪,也很及时的道:“命令迫击炮小队,给友军提供炮火支援!让掷弹兵小队出击,压制住小鬼子的反击势头,尽快击溃他们!”  “是,支队长!”  随着田铁柱再次挥动手中的红旗,负责观察的战士,及时将情况告知。战场指挥员,也根据相应的作战指示,立刻调整进攻节奏,对小鬼子实施打击。  看到从天而降的炮弹,还有慢慢退出的小鬼子进攻部队,待在阵地上指挥的上校团长,也很生气的道:“把预备队调上去,给老子狠狠的打!一个团打不过人家一个连,丢人!”  清楚胡彪转移炮火,给他们这边提供增援,也是不希望小鬼子从他们这边突围出去。可想到公路对面特遣支队仅有百来号官兵,上校团长就觉得脸上火辣辣的。  原本还打算保留一些实力,可看到小鬼子把他们当成软柿子,上校团长自然觉得窝火。而其它阵地上的官兵,那怕知道比不上特遣支队,却也不想让人瞧扁了。  随着赵成武部开始稳定下来,公路上幸存的日伪军,面临的压力无疑越来越大。就在有小鬼子军官打算往后撤时,却听到身后传来的枪声。  “八嘎!我们被包围了!依托公路,构筑阻击阵地,固守待援!从敌人的火力来看,伏击我们的肯定是支那军主力。该死的,我们之前竟然没收到一点情报!”  在幸存的小鬼子指挥官看来,这片地界应该是在涡城守备部队的控制范围内。境内出现这么一支实力强悍的抗战武装,涡城方面的日军竟然毫无察觉。  只不过,到了这个时候,内心再指责埋怨也不管用。如果他们想活命,也只能期盼涡城方面的援军,能够尽快赶过来。那样的话,他们或许还能突围出去。  很可惜的是,就在小鬼子打算固守待援时,看着又开始集中起来的小鬼子,胡彪又道:“通知山炮小队,让他们也开开张,赏小鬼子几枚山炮弹尝尝鲜!”  听到这话的田铁柱笑了笑道:“是,支队长!”  等到四门山炮开始加入战斗,幸存下来的日军再次被震惊道:“八嘎!这些支那军竟然有山炮?八格雅路!我们的情报人员跟守军,究竟是干什么吃的?”  步兵可以穿山越岭潜入日军控制区,可这些笨重的火路,必须动用车辆。那怕山炮不算太重,也必须动用马车一类的交通工具,仅凭人力抬扛几乎不可能。  而公路,往往都是敌占区日军重点监控的地方。这些山炮跟部队,躲过小鬼子监控来到这里,确实出乎被伏击日军的预料。在这些日军看来,那就是特高课跟当地守军失职!  在这些幸存日军,一边催促涡城迅速派兵增援,一边也不忘埋怨时。隐约听到城外传来的枪炮声,正在等候援军的涡城守备官,也很震惊道:“八嘎!城外有战斗!”  “守备官阁下,虽然声音听的不是很准确,可应该是炮弹爆炸的声音!”  “不好!有人在城外伏击我们的援兵部队!”  “守备官阁下,这不太可能吧?”  相比守备官一下便猜测出,城外交火的双方,肯定有一方是从宿州赶来的增援部队,其它的军官则觉得不太可能。原因是,那支增援部队兵力跟装备还是很强的。  虽说涡城境内有小股抗战武装流窜,可敢这样大白天伏击上千人日伪军的抗战武装,在这些军官看来应该是没有的。等收到求援电报,所有军官都震惊了。  唯有涡城守备官,看着已经集结完毕的增援部队,立刻道:“立刻出发,赶往伏击地点增援我们的部队。其余部队,坚守城池,提防支那军偷袭!”  考虑到援军被伏击,有可能被上面责难,涡城守备官决定亲自带兵出击。甚至在出城的时候,这位守备官根本没通知伪军。在他看来,等伪军完成集结,黄花菜都凉了。  这种情况下,还不如让这些伪军待在城里,配合剩下的部队坚守城池。封锁全城,又收缴掉伪军弹药的情况下,他相信这些伪军应该翻不起什么大浪来。  只是这位守备官根本不知道,在其率部驰援城外被伏击的日伪军大队时,始终监控他们的侦察分队,也很快展开了行动。一箱箱子弹,都被秘密运往伪军驻地。  那些被收买的伪军军官,虽然觉得有些胆怯跟心虚。可得知城外有一个师的国军主力,正在伏击小鬼子,他们觉得国军的胜算,想来应该还是比较多。  加上他们已经收了钱,如果不配合侦察分队行动,等待他们的命运只怕也不会太好。若是等小鬼子回城,知晓他们收了特遣支队的钱,他们一样会被小鬼子清算的啊!  

衡水治牛皮癣的医院
河北的专科医院治疗白癜风
中山治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本文标签: